武汉不孕不育老中医门诊:中医典籍及国医大师对反复胚胎种植失败病因病机的认识和辨证论治方法概述。反复胚胎种植失败属中医“不孕”范畴,中医认为反复胚胎种植失败的病机为本虚标实,本虚的发生主要与肾、脾、肝三脏相关。肾藏精,肾中精气的盛衰主宰着人体的生长、发育与生殖。《素问·上古天真论篇》云:“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若肾精亏虚,天癸不足,肾阴不足,无力滋养,或肾阳不足,无力温煦促进,肾气亏虚,生殖功能下降,胎失所系,冲任不固,导致RIF。

武汉不孕不育老中医门诊:中医典籍及国医大师对反复胚胎种植失败病因病机的认识和辨证论治方法概述
 

国医大师夏桂成与国医大师肖承悰总结反复胚胎种植失败基本病机为肾虚,RIF患者卵巢反复刺激,耗损肾精,癸水不足,血海不充,内膜生长乏源,阴阳互根,肾阴匮乏,日久及阳,肾阳虚难以温煦胞宫,摄纳胚胎,因此,“补肾”已成为中医妇科医家治疗反复胚胎种植失败的共识。

另外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主中气而统血,气血是支持月经与胎孕的基本物质,《傅青主女科》曰:“精满则子宫易于摄精,血足则子宫易于容物,皆有子之道也。”全国名中医尤昭玲和罗颂平等认为反复胚胎种植失败主要原因之一是脾失健运,气血生化无源。气虚则失于固摄,血虚则失于温养,血海不充,胞宫失养,不能正常养胎、载胎,致两精相合后胎失所养,不能摄精成孕。女子以肝为先天,肝气条达,以疏泄为用。“风木者,五脏之贼,百病之长,凡病之起,无不因于木气之郁”,刘雁峰教授在RIF从多角度出发,提出从肝论治RIF,认为肝在主女子胎孕上与肾、脾、心紧密相连,肝既能生养五脏又能戕害五脏;肝经在循行上与冲任督带都存在连署关系,若肝虚血少,导致冲任督带脉亦“涩”,气血无以交会冲脉,导致难孕。

标实主要与“气滞、血瘀、痰浊”密切相关。RIF患者情绪紧张焦虑不安,清代医家傅山于《傅青主女科·种子》中有论:“妇人有怀抱素恶不能生子者……是肝气郁结”,肝郁气滞,气机失常,或因病程绵长,脏腑虚损,无力运行气血,周身气血随之郁滞,胞宫、胞脉、胞络不畅,难以成孕。《素问·评热病论》中言:“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清代医家吴谦《医宗金鉴·妇科心法》云:“或因宿血积于胞中,新血不能成孕。”RIF患者求孕心切,多次试管经历使得精神压力较大,导致心气亏损,心血不足,气血运行受阻而瘀滞,致胞脉不畅,不能受孕。

又有西晋皇甫谧在《针灸甲乙经·妇人杂病篇》中论到:“女子绝子,衃血在内不下”,说明血瘀为反复胚胎种植失败关键标实病机环节。夏天教授从“阳化气”不足影响“阴成形”角度总结RIF患者脾肾阳虚,而生湿、浊、痰、饮,壅滞于下焦的胞宫,认为脾肾阳虚为反复胚胎种植失败病之本,湿浊瘀结壅于胞宫,阻滞冲任为标,以浊邪为重要的病理产物也是关键的致病因素。

综上所述,反复胚胎种植失败病机较为复杂,涉及肾、脾、肝心等多个脏腑,以肾虚为基础,与多脏腑的气血阴阳虚损有关,夹杂“痰瘀”的病理因素,表现为“肾-天癸-冲任-胞宫轴”的功能失调。

中医药对反复胚胎种植失败的辨证论治概述:

中医药从整体出发,分阶段用药,可提高卵巢储备功能、卵泡质量和黄体功能,在改善子宫内膜容受性方面明显优于西药。从中医角度认识和治疗RIF,综合考虑患者的整体情况,辨病与辨证结合,抓住患者主要矛盾,个体化运用中药、针灸、食疗以及膏方等多种手段改善患者体质,先助孕,后安胎。根据反复胚胎种植失败“本虚标实”的病机,制定补虚泻实的治法,其中补虚以补肾为主,兼顾其他脏腑,“泻实”以行气、活血、化浊为主。

作者 杏林学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